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7年前跑腿送外賣,現如今紐交所敲鐘!36歲華人移民躋身億萬富翁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12月11日 07:43   拉斯維加斯華人資訊

撰稿Taola | 排版 Nina  | 校對 Na

大家好,我是城市君。

要跟大家分享一個令咱華人驕傲的事兒~

本週三,納斯達克將迎來了三位華人創業者,只有30多歲

身價都已經高達數十億美元

背後勵志故事爲你揭曉

(特別聲明:非廣告文,請放心閱讀)

疫情以來家裏蹲不能出門,每天瘋狂想念外食也只好點外賣解解饞。

你一定聽過或者用過一款APP叫Door Dash,被華人親切的稱爲“美版餓了嗎”

美國時間12月9日,炙手可熱的DoorDash將正式登陸紐交所。

DoorDash在首次公開募股中以每股102美元的價格出售股票,高於其90美元至95美元的區間。

這家食品外賣公司的收入在第三季度增長了268%,達到8.79億美元,屆時估值將達320億美元。

這一動作被視爲食品配送行業的決勝時刻。

很多人不知道的是,繼借到疫情東風大火的Zoom之後,DoorDash聯合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竟然也是位華人,名叫Tony Xu,年僅36歲。

在斯坦福上大學期間,Tony Xu與自己的兩位華人同學Stanley Tang、Andy Fang共同創立了DoorDash公司

最開始的幾個月,幾位創始人充當送餐員,隨着業務慢慢增長,在不到一年的時間裏,DoorDash公司就創造了千萬美元的營收!

三位華裔在美國打造了一個美版最大的外賣平臺,成了疫情期間的最大受益者之一。

Tony Xu、Andy Fang、Stanley Tang分別只有36、28、27歲,是董事會裏最年輕的三個人。

伴隨DoorDash成功IPO,這三個平均年齡僅有30歲的華人將徹底實現財務自由。

首席執行官私人估值約爲130億美元,持有公司5%的股份,大約16億美元,這意味着,今天的公開募股,將使他在36歲時成爲億萬富翁!

根據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的文件,作爲這一龐大外送帝國的穩定舵手,聯合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Tony Xu去年底薪爲30萬美元

今天美媒大篇幅的報道了這一消息,還寫出了“中國移民父母如何激發孩子,成爲億萬富翁”的勵志故事。

這字裏行間,是我們每一位華人移民父母,都能讀的懂的酸辣苦甜。

01

億萬富翁背後熟悉的華人故事

Tony Xu中文名徐迅,出生在中國南京,1989年跟家人移民美國的時候只有5歲,一家人口袋裏只有幾百美元。

當時徐爸爸是伊利諾伊大學航空工程和應用數學專業的碩士研究生,一家人來美國的代價就是在國內身爲醫生的徐媽媽不得不放棄職業生涯,因爲美國不承認她的資質,於是到美國只能委身在餐廳工作

徐爸爸讀書,徐媽媽打工,家裏錢非常緊張,只能靠聯邦援助過活,去麥當勞都是一種奢侈。

徐媽媽爲了賺夠錢拿到美國醫學學位自己開診所一度要在當地的中餐館餐打三份工,她花了12年才終於開了自己的診所。

這樣的童年裏,徐迅很早就開始工作,在媽媽工作的餐廳裏洗盤子掙錢

9歲時候還搞起了修剪草坪的生意,會和朋友把草坪修剪出不同的圖案來賺錢。“我們修剪草坪,會對設計收費更高,比如格子型草坪。人可以做的比自己以爲的更多,我當時幾乎還夠不着割草機的手柄”。

節儉一直伴隨着徐迅的生活。據一位員工說,有錢之後老闆徐迅也拒絕換車,還是開着2001年的本田雅閣,直到最近車子在硅谷主要高速公路US-101上徹底報廢。

02

從改名到當老闆

5歲的時候,徐迅意識到伊利諾伊州香檳市學校的老師和同學們,都念不出他的中文名字

那時候看了情景喜劇《Who’s The Boss》,他就跟着Tony Danza爲自己取了Tony的名字,然後和爸爸一起到移民局正式改了名

15歲徐迅全家搬到了加州聖何塞

和大部分華人家庭一樣,徐迅爸媽一直把教育放在首位,也爲孩子攢了足夠的學費,讓他可以安心讀書。

後來他本人到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學習工業工程、在Square實習、到麥肯錫和被eBay收購的RedLaser任職,又讀了斯坦福大學的MBA,正是在這裏他結識了命中註定的聯合創始人Andy Fang和Stanley Tang,以及2014年已經離開公司的Evan Moore。

03

商業起航

站上風口

名字取得好,老闆當得早。

果不其然,小時候看情景喜劇《Who’s The Boss》,35歲Tony Xu自己當起了老闆。2013年,他和同學共同創辦了送餐公司DoorDash。

2012年,4位創始人在一個課堂項目中相識,決定一起開發一款針對小企業的App,當時斯坦福周圍的餐廳老闆抱怨訂單送不過來

最初,公司的名字是PaloAltoDelivery.com,僅僅爲當地8家餐廳提供送餐服務。

徐迅和其他創始人只用了1天時間就寫好代碼、建立了網站原型,網站上線45分鐘後他們就接到了第一筆訂單,爲一位訪問作家配送泰國菜。

公司初期的幾百單是幾位創始人親自派送的,他們白天上課,晚上送外賣

“我們把這件事告訴了一些朋友,給學校一些團體和宿舍也發了郵件,這算是我們首批訂單的運行模式。我們曾是派送小哥,大家輪班送貨”。

通過Y Combinator創業孵化器計劃後,公司拿到12萬美元種子資金,變身DoorDash,開始招募新團隊成員和送貨司機。

第二年,DoorDash就拿到了將近2000萬美元的風投,開始爲灣區和洛杉磯1000多家餐廳送餐

之後,DoorDash逐漸發展壯大,僅用七年時間成功趕超“外賣鼻祖”Grubhub,成爲了美國外賣配送行業市場份額最大的平臺

外賣是一個燒錢的生意,DoorDash發展歷程背後VC/PE功不可沒。成立七年,DoorDash累計完成超25億美元融資,其中不乏YC孵化器、軟銀、紅杉資本、GIC等知名投資者。

2018年3月,DoorDash成爲最新一家吸引軟銀願景基金(SoftBank’s Vision Fund)的初創公司,軟銀願景基金領投了5.35億美元,將DoorDash推上估值超過10億美元備受矚目的 "獨角獸 "位置。

04

小費風波

現在公司的零工送餐員被稱爲Dashers,按每次配送計價支付報酬,外加他們拿到的小費。

全公司的零工送餐員有超過100萬人,客戶超過1800萬人。公司通過向客戶收取的配送費和向餐廳收取的佣金相結合的方式來賺錢。

首批全職員工之一Munday說徐迅工作時間很長,領導風格也很“無情”,不過也不像硅谷其他顛覆者那麼瘋狂,“無情並不是說他會貶低或者不尊重別人,只意味着一個非常非常高的標準”。

2019年7月出現了零工送餐員沒賺到公司最低保證金額,客戶小費被DoorDash用來補差額的爭議性事件,小費沒有按照顧客意願流入對應零工送餐員的賬戶。

徐迅在Twitter解釋說:“我認爲我們做了正確的事情,客戶沒留下小費的時候,我們讓零工送餐員成爲一個整體”。不過他隨後表明會改變策略。

這次事件屬於公關上的失誤,徐迅本人對其反應感到驚訝和不安,雖然小費之爭過去了,但其他薪酬和福利的問題就沒有那麼容易釐清了。隨着圍繞零工經濟的監管落實,DoorDash的商業模式面臨着相當大的風險。 

Benchmark Capital的普通合夥人兼Uber和送餐公司Grubhub投資人Bill Gurley說:“只要允許每單虧損比競爭對手多得多,搶佔市場份額也可以變得超級容易看來是時候算賬了”。他對徐迅的態度是——“拿好你的小費,Tony”。

(徐迅如今仍堅持每週五晚,和2013年在教堂認識的妻子Patti共度“約會之夜”,他們的女兒已經2歲了。)

05

上市只是開始

前路依然漫漫

現在Doordash上市了,作爲公司2017年就就業狀況達成和解集體訴訟的一部分,將觸發對零工送餐員額外150萬美元的賠償。

另外,Doordash目前100多萬零工送餐員都屬於合同工範疇,其工作時長不受公司約束,同時薪資也不受最低薪酬的影響。

但是,去年9月18日,加州正式簽署了AB5法案,並已經於2020年1月1日正式生效。

在AB5法案實施之後,Doordash或需將合同工納入正式僱員,最直觀上來說,這會大大增加這類企業的業務成本(最低薪資、保險、休假、員工福利等),從而進一步影響到這類公司的員工管理機制和定價機制。

在更遠的未來,這也可能更意味着DoorDash的終結。

徐迅在10月一次會議上說,“法案的落實將會產生災難性結果,因爲它試圖將不完美的解決方案強加到一個非常大的問題中”。

據報道,DoorDash的虧損已經達到了每年4億美元

不過它仍然是美國食品配送市場的領導者,儘管競爭對手認爲其(燒錢)手段不可持續。

曾參與2013年9月DoorDash首輪融資的Haystack創始人兼普通合夥人Semil Shah說:“每個人都必須注意自己的現金燒錢率。這不是特指DoorDash,指的是每個人,這是個複雜的業務”。

徐迅把自己父母在美國打拼的經歷寫在了招股書的開篇,表達自己創辦DoorDash的初衷,正是爲了幫助像他母親一樣的人

在公司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提交的IPO招股書文件中,隨信寫道:

DoorDash今天的存在,就是爲了讓那些像我媽媽一樣懷揣着夢想來到這裏的人,能夠靠自己的力量讓夢想成真。"

這是一個華人移民在美創業的故事。

希望能在你追夢的路上,也再增一份勇氣!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