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今天,川普迎來了自推行移民改革、與美國移民體系鬥法多年來最痛的一擊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6月18日 14:21   

  需要美國法律服務撥打

  800·685·6947

  2020年06月18日 紐約 陰 | 小紐第2111篇原創文章

  最近幾個月移民圈裏充斥着各種負面消息,移民申請人們也因對未來美國移民政策走勢不確定各種焦慮,今天的這條消息彷彿是黑夜中驟然出現的一顆明星,讓移民在這個至暗時刻稍稍重燃了一些信心——移民改革這件大事除了美國最高領導人和他身邊的一羣反移民極右翼參謀各種折騰外,還是有人能管一管的!

  今天上午,美國最高法院的裁定導致川普政權不能立即終止DACA計劃,一定時間內保住了大約70萬Dreamers免於陷入被迫離開美國的困境。

  如果川普政權還要繼續取消DACA,就必須向下級法院提供更據說服力的理由來終止DACA計劃,但這個過程可能要花費數月時間,11月大選之前完工幾乎沒戲。

  這不僅讓川普想利用終止DACA來爭取一輪反移民選民選票的計劃算是暫時告吹,也成爲川普總統任內移民改革中進行法律政策角力中最大的失敗之一。

  想找捷徑,搬石頭砸自己的腳

  最高法院認爲川普政權在制定聯邦政策時並未遵循透明性和問責制的法律要求,取消DACA政策決定的理由並不充分。最高法院的裁定並不涉及DACA政策本身是否合理合法,而是認定涉事機構(國土安全部DHS)並未履行APA行政程序法規定的職責。

  對於最高法院的裁定川普十分惱怒,負氣的川普一口氣狂發多條推文,感興趣的小夥伴可以去他Twitter賬號圍觀,不過最精彩的是他把最高法院最近一連串不支持他政策的裁定歸結於:美國最高法院不喜歡我川普這個人!

  嗯。。。這可能是真的。。。

  △截圖來源於Twitter,版權屬於原作者

  如果川普政權依舊計劃取消DACA就得拿出更多充足的理由。2017年9月當時川普宣佈終止DACA計劃時給出的唯一理由是“創建或維護該政策超出了總統的法律權力範圍”。

  2017年9月國土安全部宣佈DACA取消時,引述了司法部部長做出的法律詮釋:奧巴馬的DACA同時違反了美國憲法和美國移民法。在當時司法部部長一頁紙的信函中,沒有解釋違法的這個結論是怎麼得出的,但結論卻與司法部法律顧問辦公室在2014年的備忘錄相矛盾。

  現在看來這個理由真的特別打臉,因爲川普本人就超愛簽署總統行政令,在他看來簽署行政令是繞開漫長流程、國會阻礙的最佳方案,沒有之一。

  保住DACA關乎美國每位移民的利益

  這一裁決對川普的連任競選可能會造成不小打擊。

  “縮減移民、改革移民體制”是川普自競選美國總統以來最重要的理念之一,當年競選時他就放出豪言,自己上任後會立即終止DACA這個由奧巴馬簽署的“非法”行政令,任內三年多也在持續踐行。

  2017年川普入主白宮,在籌備了幾個月後在當年9月宣佈廢除DACA,要求國會在6個月內拿出解決方案,期間不再接受新的申請,2018年3月終止該政策。

  △截圖來源於紐約時報,版權屬於原作者

  DACA,全稱Deferred Action for Childhood Arrivals,童年抵美暫緩遣返計劃,用於解決童年跟隨父母非法進入美國的這批外國小移民們長大後的身份問題,受DACA影響的人羣被叫做夢想者Dreamer。

  符合條件的申請人被允許繼續留美生活免遭遣返,被授予工作許可,到期後還可以延續,但無法取得綠卡。

  目前美國Dreamer總人數近70萬,當前美國有超過4,400萬人口出生在美國境外,Dreamer僅僅佔這4,400萬移民人口的1.5%,守護住這1.5%的移民人口爲什麼對美國如此重要?

  2012年DACA出現之前,美國國會就已經經歷了長達十幾年的來回掰扯,遲遲無法通過《夢想者法案》(DREAM Act),當時小兩百萬同年跟隨父母非法進入美國的青年移民身份問題無法解決。

  於是2012年6月奧巴馬繞開國會,以總統行政令的方式推行了DACA,允許部分非法移民在被遣返離境前可以在美國擁有兩年的合法工作時間,正是這種“抄近路的快捷方式”讓日後川普政府抓住了把柄。

  當時美國官方統計數據顯示,DACA參與者的平均年齡爲26歲,約80%來自墨西哥,還有大量中美洲人,此外有數以千計的申請人來自巴西、韓國、菲律賓及其他國家,其中超過90%的DACA參與者有工作,45%正在讀書中。

  與奧巴馬政府同情Dreamer的立場不同,川普政府則認爲阻止Dreamer的合法工作身份、讓他們遣返離境,可以逼迫國會向川普的移民立場妥協,這再次印證了移民問題成爲美國政治鬥爭的砝碼。

  從川普競選美國總統開始,移民問題就成爲美國熱度最高的政治、社會議題之一,移民問題成爲政治集團爭搶政治利益的工具,移民政策不僅影響着移民自己的命運,甚至決定着美國這個國家的未來走向。

  取消DACA是川普政權推行的強硬移民政策中最重要的任務之一,就像美國移民政策走向不僅僅只會影響美國移民人口一樣,美國最高法院對DACA的最終裁決將會影響到川普其它“硬核”移民政策、進一步影響到美國的未來命運。

  雖說法官們的判決會依照法理,判決意見裏也說的很清楚:他們不討論政策是否合理、裁定的是相關部門的終止流程不合規範。合不合規範不應該是客觀的有據可依嘛,但法官的個人政治立場最後還是多少影響了最後的判決結果。

  △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的派別說明,版權屬於原作者

  當前美國最高法院自由派與保守派的勢力分配是4:4,首席大法官羅伯茨(John G。 Roberts Jr。)相對居中但還是傾向於保守派,但這回他和四位自由派大法官站在了一起。

  川普上任後,在最高法院提名保舉的2名保守派大法官作用愈發明顯,考慮到現有自由派的大法官中Ruth Bader Ginsburg健康狀況每況愈下,Stephen Breyer也已經81歲高齡,如果川普順利連任未來四年可能還會在最高法院中添加新的保守派大法官,這將對美國國家社會未來發展產生無法預估的深遠影響。

  今天暫時保住了DACA算是給廣大移民

  出了口惡氣,

  但接下來的限制移民行政令第二輪還不知道又會來得如何猛烈,

  小紐和大家一起拭目以待!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