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一張綠卡申請N年批不下來,因他中了移民局“史上最神祕審查名單”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11月08日 08:53   

  需要美國法律服務撥打

  800·685·6947

  前段時間我們看到多位美籍華裔科學家在工作的美國大學、研究機構受到不公正待遇,他們的遭遇有很多相似的地方,其中一點是他們的科研教學可能與中國有聯繫,於是有人就被無端扣上了間諜的帽子。

  但這種現象不僅僅只存在於美國華人社區,最近CNN的一篇報道,詳細講述了一位“造福美國人民”的伊朗科學家如何被列上了一個“移民局有史以來最神祕的審查名單”,他的綠卡申請屢申屢被拒。雖然他深愛着美國生活,但美國留給他的時間不多了...

  △Mehdi Ostadhassan

  圖片來源於CNN,版權屬於原作者

  今天故事的主角名爲Mehdi Ostadhassan,伊朗人,2009年他來到位於北達科他州Grand Forks的北達科他大學研究石油工程,畢業後他留校任教擔任助理教授,在迎娶了一位美國公民妻子之後,自然地開始了他的婚姻綠卡申請。

  但原本安排在2014年春季的婚姻綠卡面試突然被取消,取消時移民局未做任何解釋。正當他們以爲是移民局程序出了問題、可能會給他們安排另外一場面試時,Ostadhassan在參加一場學術會議時接到了來自FBI的一通神祕電話:“我是聯邦調查局特工Richard,我想和你談談你最近的一次伊朗之行。”

  五年時間過去了,Ostadhassan不僅沒有拿到綠卡,反而陷入了一張無比複雜的大網之中,他對自己、對家庭的命運都彷彿失去了控制。

  挫敗時他會把自己厚厚一摞的移民文件扔進垃圾桶,但一轉眼他就會想到自己蒸蒸日上的研究事業、想到他的家庭、想到他希望自孩子們能在他熱愛的美國接受教育長大成人。

  婚姻綠卡面試“莫名”被取消

  Ostadhassan是一位虔誠的穆斯林,他的美國妻子Bailey Bubach也在北達科他大學工作,Bubach成長在傳統的美國天主教家庭,在與Ostadhassan正式約會之前她皈依了伊斯蘭教,現在是一名什葉派穆斯林。2014年,Ostadhassan獲得石油工程博士學位後他們舉行了婚禮,一個月後開始爲他申請婚姻綠卡。

  當Ostadhassan夫婦按照移民局規定的時間來到明尼蘇達聖保羅移民局辦公室後,他們在等待了兩個小時後被通知面試取消,五個月後他們嘗試預約了另一次面試,但工作人員告訴他們“正有第三方正在調查他們的申請”。

  △Ostadhassan的妻子Bubach

  圖片來源於CNN,版權屬於原作者

  後來他們知道了工作人員所謂的“第三方”指的就是FBI,據幫助Ostadhassan的公益組織美國公民自由聯盟ACLU推測他是被列上了CARRP審查名單了。Ostadhassan從未聽說過CARRP,但他知道自己的綠卡申請可能有麻煩了。

  Ostadhassan與FBI特工Richard的會面定在了2014年10月的一天,Ostadhassan的直覺是自己沒什麼可隱瞞的。但當他在Google上搜索一番後,他發現了一些讓人擔憂的信息。

  一些媒體有報道稱FBI會願意爲穆斯林移民提供“幫助”,但前提是這些人願意向FBI告發其他穆斯林或爲FBI提供情報。因爲害怕FBI會讓自己也做這樣的事情,Ostadhassan決定找律師諮詢。後來他聯絡到Sabrina Balgamwalla,Balgamwalla建議他“不要和FBI碰面,或者至少碰面時要有律師的陪伴”。

  之後Balgamwalla代表Ostadhassan與FBI特工取得聯繫,詢問這次會面的目的,特工回覆說“這次會面完全是自願性質的”,但始終沒有在電話裏透露任何有關會面目的的信息,而且聯邦特工表示會面時只能Ostadhassan一人出席。

  △圖片來源於CNN,版權屬於原作者

  移民局的神祕審查項目

  CARRP,全稱Controlled Application Review and Resolution Program申請人管制審查及解決方案,是2008年小布什總統任內開始實施的一項涉及國家安全保護計劃項目,由美國移民局審查過濾“有潛在威脅國家安全”的移民申請人。

  移民局從未公開過CARRP的審查標準或篩選過程,移民申請人和他們的律師幾乎都對此一無所知,官方資料庫裏幾乎無法查詢到這個項目的任何資料。

  ACLU認爲這個項目具有歧視性且違反了美國憲法,但美國司法部則認爲CARRP對於維護美國國家安全至關重要。

  根據CNN的報道,在2008年4月至2016年1月期間,移民局審理了42,000起CARRP案件,其中申請人多以穆斯林爲主,他們主要來自於巴基斯坦、伊拉克、印度、伊朗和也門這五個國家。截至2018年4月,有超過4,800位移民申請人正在接受CARRP調查。

  ACLU認爲CARRP是美國政府用於防止穆斯林、以及多數穆斯林國家移民在美國獲得相關福利的一個項目。

  美國國會的指導方針要求,絕大多數申請移民局需要在申請提交後的180天內進行處理,但有些申請可能會持續數年,而對於其中的緣由申請人幾乎一無所知。

  受CARRP影響的移民申請人從未在法庭上成功挑戰過CARRP,每一次有人嘗試發起挑戰,移民局就會立即解決。每次嘗試,USCIS都會迅速解決他們的“問題”,讓他們無權提起訴訟。

  2011年,一名穆斯林移民申請人因爲自己的申請被嚴重拖延向移民局發起訴訟,一位移民局工作人員透露這份申請之所以被拖延是因爲申請人被CARRP審查了。

  瞭解到這樣的信息後當事人及律師,以及ACLU都很懵,完全不知道什麼是CARRP。“9/11恐怖襲擊事件”後,美國移民官員被要求通過新的安全檢查標準審查所有移民申請,這其中要通過美國FBI的一套“National Name Check”系統,這導致當時大量申請嚴重積壓。2008年爲了應對美國全國各地層出不窮的針對移民申請拖延提出的訴訟,官方終於同意清理積壓案件,但同時移民局開始了CARRP。

  根據極其有限的官方資料,終於有人總結出了CARRP從初步判定某人潛在威脅國家安全,到最終判定此人是否可以居留美國共有四個階段,這個過程中移民局會調用國家反恐數據庫的資料,以及與向FBI這樣的安全機構諮詢商議。一旦有移民申請人被列入CARRP項目,直到整個調查全部結束,移民局是不會批准他們的移民申請的,而調查往往會耗上數年。

  在CNN獲得的CARRP內部培訓文件中,“應該引起移民局工作人員警惕”的因素範圍很廣:從“與恐怖組織有明顯聯繫”、到“恐怖組織”、再到“不尋常的旅行方式”,以及生物學、化學或外語方面的培訓。

  一潭死水般的綠卡申請

  2015年9月,在Ostadhassan夫婦的婚姻綠卡面試被取消的一年半後,他們終於見到了移民局官員。據陪同他們一起前往移民局辦公室的Balgamwalla律師回憶:“面談之前我們已經被警告這次見面可能會被要求錄像,我當移民律師這麼多年從來沒見過、聽過任何婚姻綠卡面試要求被錄像的;面試中除了移民局官員外還有一位沒有表明身份的男子。”

  在移民官詢問外婚姻綠卡的常規問題後,這位神祕男子開始介入面談,他主要詢問了Ostadhassan夫婦的信仰、旅行經歷以及Ostadhassan的工作內容,他很關注這對夫妻在婚後前往伊朗的蜜月期間是否拜訪了任何穆斯林中心、清真寺。

  這次面談讓Ostadhassan夫婦、律師都很疑惑,他們覺得問到的問題很多都與他們的婚姻沒什麼關係。幾個月後,他們被要求提供更多信息,其中包括Ostadhassan之前在伊朗的一段婚姻。Ostadhassan介紹說自己20歲的那段僅維持了一年的婚姻並不幸福,移民局要求他們提供材料證明這段婚姻已經合法結束。

  △圖片來源於CNN,版權屬於原作者

  在與移民局掰扯這張綠卡申請的同時,Ostadhassan夫婦迎來了他們的第一個兒子,因爲Ostadhassan沒有綠卡他們的貸款買房計劃不得不擱淺,他每年都需要重新申請工作許可,因爲每次工作許可有效期只有一年。

  妻子Bubach的美國家人完全沒法理解他們遭遇的困難,在他們看來Ostadhassan是大學教授、勤懇工作、爲社會做出貢獻,爲什麼他的綠卡申請會如此艱難。Bubach聯繫了國會議員,國會議員回覆說他們沒有權利干涉移民局的調查;Bubach甚至給川普總統寫了信,白宮的回覆是把他們的需求轉發給了移民局。

  看起來彷彿沒有人能幫Ostadhassan解決問題,這時Ostadhassan的律師建議他們聯繫ACLU,因爲當時他們正在準備針對CARRP的集體訴訟,但這麼做也是有風險性的。因爲可能移民局會加速處理Ostadhassan的綠卡申請,但結果可能並不是他們想要的,移民局在綠卡審理上有很高的自由裁量權,即使最終綠卡進入法庭階段綠卡申請人的勝訴機會很少。

  △圖片來源於CNN,版權屬於原作者

  但在2017年年初,在他們的婚姻綠卡申請已經持續了兩年,Ostadhassan決定加入ACLU的集體訴訟。幾個月之後他們收到了綠卡申請的拒絕意向通知書,移民局列舉的原因包括:

  1. 2009年Ostadhassan在申請F-1簽證時沒有申明他在伊朗空軍服役的經歷。但在Ostadhassan看來這段經歷簡直就是一個“笑話”,他在5個月強制服役期間的主要工作是教授古蘭經和撰寫文書,因爲拿到了一份發過的工作offer他都未完成服役時間就離開了,他甚至都沒有學會怎麼開槍。

  後來是在Balgamwalla律師的建議下他們在綠卡申請中提交了這段歷史的補充說明。

  2. 移民局看起來更糾結的是Ostadhassan曾經加入過一個被美國政府批評“侵犯人權”的伊朗組織——Basij。Basij曾經在1980年代伊朗與伊拉克之間的戰爭中作爲志願軍名聲顯赫,戰後它負責伊朗國內的治安維持,成爲當權政府的告密者。據人權監察機構稱,Basij迫害過很多政治、宗教異見者。

  Ostadhassan解釋說自己10歲入會,17歲退會,從未參加過上述迫害活動,加入Basij是他小時候德黑蘭地區宗教青年的唯一出路,他當時入會只是爲了參加古蘭經背誦比賽。

  移民局並沒有指責Ostadhassan有過侵犯人權的行爲,但加入Basij的這段歷史是他綠卡被拒的重要因素。

  △圖片來源於CNN,版權屬於原作者

  移民局的套路和“鬼主意”

  密蘇里州的移民律師Jim Hacking介紹,他已經處理了數十起CARRP案件,他總結出了移民局的一個套路:一旦移民局發現有申請人因被CARRP發起訴訟,他們會加速此人的移民申請,迅速批准或迅速拒批,使原告沒有任何理由或法律地位在法庭上挑戰CARRP。

  加入ACLU的集體訴訟後,Ostadhassan也不幸中招,2017年10月27日,Ostadhassan的綠卡申請被正式拒絕。2017年12月他們提交了第二份綠卡申請,因爲幾個月後Ostadhassan的工卡即將過期,而ACLU的集體訴訟還在緩慢進行中。

  △圖片來源於CNN,版權屬於原作者

  每次ACLU添加更多原告時,移民局就會迅速處理這些新添加原告的申請,五個月內移民局處理完了所有原告的移民申請,於是美國司法部敦促此案主審法官駁回原告的訴訟要求,理由是原告們的申請都已經解決完了,他們沒有起訴資格了。

  但這一次華盛頓州西區法官Richard Jones駁回了司法部的要求,他認爲:“長達三年半的時間內移民局沒有采取任何行動,奇怪的是現在因爲他們加入了這起集體訴訟案,移民局就如此迅速地處理完所有積壓問題,本法庭不會支持這種公然試圖駁回原告的主張努力的行爲。”

  下一站:中國?

  諷刺的是當Ostadhassan在與移民局爲了綠卡激烈抗爭時,他的事業卻在美國政府的幫助下蓬勃發展。從他在北達科他大學讀研開始,他的學習、研究先後獲得了大約100萬美元的資助,其中幾個研究項目是直接從美國政府獲得資助資金的,在去年與美國地質調查局簽署的協議中,他們稱Ostadhassan從事的石油研究“將造福美國人民”。

  Ostadhassan還利用他在工程學和醫學上的興趣研究了診斷疾病的新方法,其中包括癌症。他的想法很有前途,激起了北達科他大學醫學院同事的興趣,他們已經獲得了資助展開了相關測試。

  但是,Ostadhassan移民問題的陰影並未消除。今年4月,他的第二份綠卡申請再次被拒,同時他新的一份工卡申請下來了,又爲他留在美國爭取了一些時間。

  △圖片來源於CNN,版權屬於原作者

  今年Ostadhassan獲得了一份來自中國的工作邀約,包括豐厚的酬勞、公寓、汽車、孩子日託和一流的實驗室設備。

  但是說實話他不想走,他感覺“爲美國的競爭對手工作總感覺有些不對勁”。但沒有綠卡,Ostadhassan無法留在美國,他的工卡會在今年底之前到期,隨即駕照也會過期,他們即將迎來第二個兒子,Ostadhassan都無法開車送妻子去醫院做產檢。

  於是Ostadhassan夫婦設定了一個截止日期,如果他的綠卡申請到明年1月還未解決,他們就將離開美國,先去伊朗待一段時間之後再前往中國,但在那之前,他們不會放棄最後爭取綠卡的機會。

  明年3月,美國聯邦法院將開始審理由ACLU發起的CARRP集體訴訟案,但那時候Ostadhassan一家可能已經在中國開始一段新的人生旅程了。

  △圖片來源於CNN,版權屬於原作者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