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EB-1A成功案例|臨淵羨魚,不如退而結網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3月12日 00:12   博達移民律所

葛兆光在《茶禪閒話》中提到,“禪家講三個字,喚作‘平常心’,何謂‘平常心’?即澹泊自然,困來即眠,飢來即食,不必百般須索,亦不必千番計較。”中國的茶文化中蘊含的淡薄與優雅,在沉沉浮浮,沸騰煎熬中方得以品出滋味。

喝茶的人很多,研究茶的人也不少,但想要把中華博大精深的茶文化引入異域的人卻不可多得,J老師算是其中“敢爲人先”之人。關於文化與教育,他有着自己獨特的理解和踐行方式。

文化的表現形式不拘泥於一,有如筆桿之於作家,樂器之於音樂家,喉舌之於演說家,茶葉之於茶道藝術家。而真正傑出者往往融會貫通,集大成於一人之身,這也是我們在評估J老師的申請資格時所遇到的情形。

EB-1的申請人需要選擇一個申請角色進行材料的組裝,而J老師作爲一個文化人,不僅曾手握筆桿,出版文學作品,也曾因熱愛茶文化而導演相關影視作品,如今仍然作爲茶文化研究學者,同時投身相關藝術教育事業。如何將他的材料儘可能多的利用起來,同時又不使得他的申請角色混亂,混淆移民官的判斷,我們在這方面爲他做了專業的梳理。

中國人總是喜歡以分數論高低,彷彿是從小就已根深蒂固的評價原則。60分及格,70分較差,只有得到90以上才相對滿意。我們的大多數客戶在評估過程中都希望我們給到一個通過可能性的打分,J老師也不例外。但我們的打分系統偏偏和中國人偏好的模式有所不同。

移民局是唯一一個有資格判斷客戶的案子是否通過的部門,除了移民官的打分外,任何機構和任何人給出的分數都是一家之言。在我們的專業判斷之下,能夠拿到“及格分”的客戶,都有嘗試的可能性,而所謂的“高分”在我們這裏實屬鳳毛麟角。我們希望您能夠從自己的實際需求出發,認清風險,理性選擇,而不僅限於追求“高分”的心理安慰,最後承受“希望越大,失望越大”的結果。

J老師在成功移民之後,離開中國之前,特別做了一篇文章以記錄自己的移民心路歷程。經由J老師本人授權同意,我們將他的移民故事藉此機會分享給您。相信作爲移民同路人的J老師,字字珠璣,句句箴言,將提供給您更有價值的經驗參考。

談一下我移民美國的事兒

/文:J老師(EB-1A申請人)

一、我的移民故事

關於移民,對我來說已經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從80年代開始就沒消停過。

第一次移民機會是日本,那是上世紀90年代早期,某外事辦派我去日本,我只需要完成一些在他們看起來非常“正當”的任務,一切就OK定居啦。以茶道交流爲明,完成任務爲暗。對此,我只想了三分鐘不到就回答:“告密者”這三字永遠不要貼在我的額頭上。這與抓砣狗屎糊在臉上過日子有什麼兩樣?泡妹妹都不好意思脫褲子,對吧。

第二次移民機會是90年代末,受邀前往新加坡講學,我的專業被學院列爲一級需求。院方希望我申請他們的(EP)或國家特殊人才,經瞭解,我的孩子們將與我至少得分離八年時間。我可是又當爹又當媽的人哦,總不可能把娃娃給賣了三。再說,那時對中國的發展充滿了期待,這也是一個重要原因。

第三次移民機會是02年由我的老師兼同事蔡進給我提供的機會,移民馬耳他這個地中海明珠,當時說最多兩年馬國就會加入歐盟,到時想去哪就去哪。說真的,我還真懷上了鬼胎,以爲一家三口可以昇仙了。可是,忙乎了幾個月,才知道名額非常有限,每人要交5萬元左右的費用不說,孩子們還需要等兩三年。O艹,這一年我窮不說,又讓娃娃失去父親幾年,不幹算了。

後來的日子也還有幾次簡單的機會,比如澳大利亞、芬蘭等等,我就不提了。原因是2003年起,成都市的新領導班子非常重視我這個碼字先生,給我提供了很多“來了就不想離開的城市”證據,比如春熙路打望不花錢啊,每年到市委報個道啊,帶起我全世界推廣成都這座太極王都啊之類的,使我完全安心留下來愛上這座城市和睡在這座城市裏的女人們。

二、爲何這次決定移民

其實,這次移民的理由很簡單,就是那句“爲了自己吹過的牛逼而奮鬥”的批話給滋出來的卵子事。

我創辦淘四川時,對股東們吹了個牛逼,說淘四川一定會走向海外。2012年吹的,2015年有股東質問我:什麼時候到海外辦公司?好幾位股東都在私下串問呢。我這才想起這個牛,吹早了點,成都這麼好的地方,比如別的地方,好看的妹子早就裝進車裏跑了,獨成都這地方的妹子全甩在街上,嘴上還刁着一根竹纖纖,上邊吊着一串肉什麼的。你看着到底是自己流妹妹的口水還是肉肉的口水都分不清,是吧?

但,牛吹了,天府廣場不見牛肉賣,這怎麼給股東交待呢?本來,淘四川要走出去非常容易,股東散人在日本,我兒子又定居意大利,四大洲都有我學生或哥們兒無數,只要條件成熟,怎麼說也開得出去。可是,股東卻說,他們不能代表你本人,他們有他們的事業重心。

想來也是,這東西兒東?那就行動吧,這事我對專業移民的加拿大朋友邁克先生一講,他大力推薦移民加拿大,說了各種好。但我想不通,中國的新聞都說全世界就只有兩個超級大國,美國第一,中國第二。我不可能往不如中國的小地方移民對吧?我這人的性格就這麼個爭強好勝,面子也必須要掛得住,對自己說,除了移民水深火熱的美國,哪兒也不移。小石叫我隨他以後到意大利生活,香港的前團隊叫我到香港去,容易的很。這些都沒打動我,靠兒子朋友出去,顯然證明不了我自己,鳳父就得有個凰頭的樣子,李伯清同學不是早就吹過麼?

花錢移美國,我窮,移不起,還得等候漫長的排期。我這種人,當然也只能是走EB1最好,也假裝自己半輩子的碼字史沒白忙,這才顯得牛沒白吹。

邁克先生勸了我很久,就因爲我發現了加拿大自僱移民要等八年期,這給了我一個不得罪朋友的理由:那不成,股東不把我燒來吃了才怪。

轉身去尋找在國內的一些美國移民機構,瞭解中,十家有九家打超高分,他們全部認爲我以作家的身份申請沒有任何問題,報價方面從50萬元到180萬元不等。可我總覺得哪兒沒對路,也就算了。

三、確定律所

一個月後的2015年8月,晚上莫名其妙地跑到海外網去晃,有如仙人指路,無意間看到一個帖子,還帶有中文頁,講的是他們辦理移民的事。更重要的是,這家美國律所居然在成都有辦事處,這給了我一個喜出望外的笑容。成都,又近又好溝通。過去問的大多都是北上廣機構,太遠了。於是就寫了一封郵件去,第二天收到回覆。對比情形,這家律所的回覆冰冷,不如北上廣的機構那麼熱情,一時半會兒還需要調整心態。

一週後,我收到了三種打分,這可是第一次遇到。作家身份申請,由於小說出版時間過於集中在早期,只給50分。以茶道表演藝術申請,我所導演的茶影視作品不算充足且單一,給了個30分。以職業藝術教育家兼茶學術研究學者身份申請還將個就,因爲作品時間跨度關聯性很強也非常長,論文作品豐富,可打60分至70分。

說實話,這個分數打得我自己都沒有信心一樣。按照中國的代理機構方式,打70分以下的,基本就沒啥希望了。於是我也簡單地回郵件,反正就問起耍。問費用怎麼收?憑什麼作家身份這麼低。得到的回覆是70分是他們的正確分析,作家身份雖然獎多,但筆名太多太雜,證明都會把移民官給玩壞。再說了,中國作家的申請者被拒的太多太多。最後他們還表達了“辦不辦都是我自己判斷”的話。意思是他們看好的教育類卻又是我自己不看好的,因此才對我愛辦不辦表這種態。至於收費,低出了我想的一切想象空間。

四、打個硬廣告

這家律所開在美國,中文名叫博達移民律師事務所,英文名叫Buda Law Group。中國區負責人叫李靜,電話13056680066,微信公衆號BudalawChina。這家律所相當靠譜,一路帶着我過五關斬六將。2016年3月正式提交,9月就獲批通過,本來今年6月就可前往美國,因我淘四川事務多,所以現在才趕在最後半年期限定時間內登陸美國。

五、強烈推薦博達

有想法移民美國的朋友,不論你走投移,傑出移,技術移和其他形式的移民,博達都會給你一個科學的路標。後來我才知道,他們打70分以上的人也不多見,我算是中偏上吧,也就是說,我其實在他們律所已經是符合要求的人。

一句話,只要你符合EB1標準的人才,你提供的材料關聯性強,有什麼就交什麼,博達律師會在填寫申請材料時找到最合理的提交方式。如果你是多門類專業的人才,請你千萬不要自作主張申請哪個類別,這方面博達有相當精準的定位判斷。

六、說點苦逼的事

在成都生活慣了,好吃好喝的多,茶也紛繁,臘肉香腸自己也多,美女滿街都是。移到了美國後,我這個煙魔抽不到嬌子、吃不到火鍋、淘不成耳朵……,吃喝玩樂會少很多,想着就煩。

當下中國經濟管控嚴格,我在國內有一點點錢也帶不出來,索性就投在國內的一些工作室,算是幫助創業的夥伴們。而我自己一家三口,窮逼着上路,一切從頭開始,也許睡街邊,討口要飯的可能都有,想着就有些後怕。

最最最腦火的是語言,就我目前的英語水平,哎,算了不說了,悲淚。

說句實話,最適合中國人生活的地方,就是中國,最不適合中國人生活的地方,也是中國。這要看你是哪一類人,向前還是看後,各自判斷。

至於我走出來,能不能把淘四川開到美國,這還需要我加倍努力,但不管成功還是失敗,我都得親自上手。

七、說點理想的事

五嶽散人說得對,寫東西要剋制一點。

09年是我扯蛋人生的沒日年,悄悄告訴自己,哪個女人如果以結婚的名義被我睡了,我就與她結婚,上街討口的事我包乾。這算生活的剋制吧,碼東西我倒是一直剋制着自己,要不然,早就灌水去了。2012是我的人生分水嶺,在商業上正式剋制自己,學着做一名合格的合夥人。2014年是我的一個分界年,得,分水和分界是兩回事啊。分水嶺之後就開始新的一個生命,則就是分水之後劃界重生的開始。照理,2013年應該是分界頭年,可企業還沒上路,2014年才上的路,所以嘛,就這樣了。今年的今天起,2018年我步入分層年的頭年,人生一定是有層級區分的,我需要剋制自己的層級態度了。

很感謝我這半輩子遇到的各路大神,他們教會了我如何架設三觀。從老家馬邊開始,就儘可能地學新東西,渴望新知識成了我少年時代的全部。那時看到樂山市都覺得小了,到成都才覺得像個城市,同時有幸認識那時的各路大詩人大作家。後來全世界天南地方飛,八方講學,讓我知道了人不能吃回頭草。再後來,我算是最早的一批與互聯網打交道的人,自己也不停地發佈一些自己的學問,供網友們學習我的專業。

我一直想,父母拼命把我們送進城市,可如果混來又殺回老家,我是不接受的,對於那種返鄉創業之類的光榮屁話,信的人是蠢。我必須要做的是一路向前,自己有能力離開老家,下一步就是把孩子送到國外,我自己也得行動做好表率,儘管大兒子比我先行一步。如今,我將愛人和小兒子白宮帶進了美國,實現了基本理想。在我看來,能拿下兩個超級大國的身份,有什麼不可以?在地球上算是登頂了吧?未來如果世界在外太空找到了生存之地,我也會爭取去,這就是我,機會永遠不會給吃回頭草的認命者和政策投機主義者。

我的理想還有,自己將長期往返於中美兩國之間,做好友誼和文化的傳送,我希望世界和平,沒有戰爭,沒有飢餓。將來能幫助至少是淘四川股東的孩子到美國留學或申請職業移民,就是我的事了。把美國文化帶回中國來,大家友好合作交流,做點我後半輩子想做的資本事,也算是功德之能吧。

八、說點教育責任的事

碼字的人都不是什麼好東西,目前互聯網上好像都這麼說,我差點都信了。作爲從事了幾十年“欺負”學生的我,知道每個地方都有好有壞,不是說美國的教育就一定一流,中國的教育就啥都不是。我想表達的是,教育不只是讀讀書本,如果這就是教育的全部,那中國自然是教育舉世無雙的國家。我一直認爲教育是一個綜合體系,它包括了一個人成長的一切過程。

與國內大多數父親有很多的不同,我知道中國的教育是以大院文化教育排名第一,因此,自己和自己的兒女必須生活或出生在機關大院裏。另外,能越小移民就越不要推後,一定得設法完成自己孩子的起點可能就是未來大多數別人家孩子一生奮鬥的終點。(我是不是走火入魔了?)

在我身邊,死循環家庭教育很多,父母過早展現給子女的是賺錢、置居、購車。然後就是天天打麻將酒肉飯飽唱歌跳舞,以爲自己可以證明給子女看“能力”的標準。在這類人眼裏,文化科技,那就是個扯球卵蛋的東西。孩子長大後,與父母一樣,要求下一代啥都去弄,自己也如父輩那樣打麻將吃喝嫖賭不差一樣。一代一代就這麼開始進入死循環,小時候代表父母學,長大代表社會讀點兒大學,畢業後打工,然後購房結婚生子,然後重複父輩的樣子要求下一代,然後……一毛一樣地然後着……。如果人人都這麼做,文化科技也就停止進步了,這叫現代原始社會。

人人都在喊把小日子小平民過好就好了,但轉身回家就吼天罵地要求子女拼這命學,拼那命爭,自己卻坐而不動,這是打算過小日子的中國人麼?騙鬼去吧。小時都被誇將來當高官,中時只好談談公務員,晚時認命打打工。這才是真實的國人成長三觀好麼。

我人生起點超級低,後來我明白了,讀萬卷書的同時,一定要行萬里路。我的小石玉石在他們七歲開始,就跟隨着我行走在世界各地參加表演,當他們的同學還在猜想坐飛機的感覺時,小石玉石已經把半個地球踩在了腳下,也已經把海內外的媒體佔領了數萬家,這也是我的小石比我還先移民的一個重要原因。而我的小白宮,8個月大開始,就跟隨着夫人走南闖北到現在。幼兒園的天地,在他5歲的眼裏已經顯得太小了。這個還不需要我們大人去引導什麼,他自己能表達出來。

也許有人會說,“這也不能證明是你教育的優秀,比你優秀的人多得數不清”。這個問題我清楚,但總得要有個一代吧?我做一代起點,他們做二代起點,不超過五代,我不就是更優秀人的始祖麼?哈哈。至於孩子們後面的命運是被自己左右着還是被大多數人左右了,那是他們的事,父母盡了一代正確的責任就足夠了。我一小家子雖談不上什麼公共名流身份,但在我操作的領域內,要找到其右的,還真不多見,甚至於可以說我就是一個寡頭。同行抄襲或採用我的作品高達數千萬,就連紅衣教主的公司也沒能豁免,對吧。

觀點,大人的夢想由大人自己做好表率自己去實現。專注於房子車子票子這類貨色的,只會讓後代麻木。如果孩子後來變得隨波大流,癡迷於房子車子票子是其生命的全部,則也無需怪罪,你儘夠了責任。

九、文和藝的價值轉換

移民不代表一定會好,但不移民則肯定會失去很多可用於吹牛的東西。也許我從此生活大不如前,但請大家不要笑話我,這事兒是十幾歲就有的想法。不移民後悔一輩子,移民最多後悔半輩子。萬一在美國我把我的所有小說都出版了呢?是吧,國內沒機會出版,美國好象沒這個規定。

筆名換了幾十個也出版不了,只能變着戲法一樣寫些時評社評影評散扎,誰知道我到底是誰?各行業名人見了我本人都亂叫我不同時期的筆名,搞得我反而吃驚不小。比如小崔叫我甲子,大兵叫我金剛狼,富大龍叫我峨煙,王平久叫我老石,朱江叫我乾溼,強子叫我隊長……。

想着曾經辦報的黨青、伍松喬、李祥雲、陳舒平等各位老師,我覺得愛在一路上。想着賣茶的唐曉軍、崔波、趙時超等各位茶友,我覺得貴在心頭。想着碼字的嶽南、龔明德、聶作平、程寶林等等文友,我覺得世道在骨子。想着何大人、大兵、柴靜等等,我覺得眼界在頭頂三尺之上。想着我淘四川的全體股東,我覺得這一半輩子遇到了一羣對的商道戰友。

十、寫給酒肉朋友和風險朋友的

請各位酒肉朋友和部分親人,不要說“太瞭解金剛石了”這話,說真的,我連我自己都不瞭解我,你們憑什麼瞭解我做了哪些驚天動地的大事件呢?光娶老婆就娶了三位,且都是業界公認的花朵,生活中無數的人都說我醜,憑什麼三個老婆的能力和容貌都一個賽一個。其實,這個我也鬧不明白爲什麼。

對於所有不論那種形式幫助過我的酒肉朋友,包括化友爲敵的在內,我都非常感謝。畢竟,成都就是個吃貨的城市,沒幾個酒肉朋友怎麼好意思說自己是成都人呢?

在微博或其它罈子裏,我成了無數風險朋友離開後的信息讀取委託人,這也正是我一直沒在那裏死下去的原因,我必須要保證自己的淨度和風度,超過5萬粉絲就立馬打注清空。但是,移民了的我,可能就幫不上大夥的忙了。

十一、總結

最後給我自己一個評價:如果出生在古代,一定是一名身藏不露的俠客。如果出生在現代戰爭時代,一定是一名狙擊能手。簡單說,沉得住氣,事情不到萬不得已,一般人很難摸準我的身份、腦子和舌頭。

比如這次移民,我搬家打包時好多朋友鄰居都問我幹啥,我說搬到南門新家。其實不是,看起來我在騙人,實則是不想給大家也給自己添亂。說穿了,大家都懂的,這個善意的扯淡話,遠不及做人善良,做事認真那麼重要。

人生數十載,不過是泡好一杯茶的分寸拿捏。何時堅持,何時放棄,何時離開,何時相聚。何時爲必要的選擇而做出犧牲,何時爲善意的念頭撒個小謊,處處皆有學問,處處又暗存風險。J老師泡好了自己的茶,但這是他的人生故事,不可複製,成敗英雄也不由得你我評說

但這樣一篇文字,卻值得我們細細品味。移不移,移哪裏,選擇誰合作,這些煩擾大多數人的問題,J先生給出了他的答案。

所謂臨淵羨魚,不如退而結網。其它瑣瑣碎碎的焦慮,借用J老師的話,遠不及認真走好每一步那麼重要。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