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白宮表示不支持S.386,移民之聲惱羞成怒炮轟Durbin/中國人/伊朗人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10月04日 09:01   

 

 

需要美國法律服務撥打

800·685·6947

 

 

 

2019年10月04日 紐約 晴 | 小紐第1930篇原創文章

 

 

 

上週四在Mike Lee計劃帶着S.386重返衆議院之前,伊利諾伊州參議員Dick Durbin旗幟鮮明地表態反對S.386,導致“取消職業移民綠卡國別限制”支持者們嚮往的“S.386今年10月1日之前就生效執行”的節奏完全被打亂。

 

那之後移民之聲(Immigration Voice)的Twitter罕見地安靜了兩天,後來證明這段時間禁聲他們是在“憋着勁搞大事情”——炮轟反對S.386的Dick Durbin。在甘地誕辰150週年的當天,移民之聲打着“揭露真相”的旗號在Facebook上撰文言辭激烈地“揭露了Durbin的反移民真面目”,看完文章總結一下這個所謂的“真面目”可能會讓很多人非常無語😑...

 

 

 

△截圖來源於Twitter,版權屬於原作者

 

這幾天除了移民之聲罵街之外,一般不受移民待見的白宮資深顧問Stephen Miller算是給大家送來條好消息:這意味着即使之後S.386在參議院通過,川普很可能拒絕簽字!

 

最近美國媒體的報道走向傾向於把S.386和H-1B聯繫到一起,“一旦S.386通過會讓H-1B數量翻倍、美國員工利益將進一步受損”這樣的論調非常流行。所以週二記者在電視採訪Stephen Miller時,專門詢問川普是否會同意簽署S.386。

 

Stephen Miller回應:“我不認爲現在這個版本的S.386近期通過參議院,本屆政府對待H-1B的態度很明確,H-1B不可以用於取代美國員工。”

 

 

 

 

Stephen Miller算是給大家暫時吃了一顆定心丸,不過川普向來多變,現在不同意不代表未來不會改變主意,所以反對S.386前路漫漫肯定還有硬仗要打!反對S.386的白宮請願https://bit.ly/2kwJnQU你簽了嗎?寫給參議員的郵件你發了嗎?

 

另外因爲上週有伊朗移民、中國移民在Durbin議員的“選民咖啡會”上發言反對S.386,於是移民之聲還狠狠地黑了一把伊朗人和中國人,連F-1學生都不放過...

 

文章展示了印度人超強的

 

 

 

請看下面小紐的全文翻譯:

👇👇👇

 

 

移民之聲:揭露Durbin議員的真面目

 

我們永遠不會忘記!

 

你們已經知道上週發生了很多事。我們認爲重要的是讓你們知道發生了什麼,這樣你們才能自行做出判斷。我們的遊說團隊建議我們不要發聲,因爲這樣做會招惹到Durbin參議員,我們的法律顧問也建議我們不要發佈這條信息。

 

有人告訴我們,在華盛頓不顧危險地向掌權者說出真相是不明智的;有人告訴我們,參議院的民主黨議員們等級森嚴,他們畏懼Durbin不敢挑戰他的權威;還有人告訴我們,Durbin睚眥必報,他會報復那些申請還在等待審理、排期的移民申請人以及他們的家人。從戰略上講,我們應該聽從專業人士給我們“什麼都別說”的建議,但我們長久以來被美國僱主、美國政府、以及那些曾經宣稱“在乎移民權利”國會議員的不人道對待,這讓我們太痛苦了,痛苦到簡直無法承受

 

 

 

△截圖來源於facebook,版權屬於原作者

 

所以這就是爲什麼經過深思熟慮之後,我們決定不計後果地將真相分享給每個人。更重要的是,在甘地誕辰150週年之際,我們要像甘地教育我們的一樣勇敢地、不顧危險地向當權者披露真相,沒有什麼比真相更有力量。我們知道等待攻擊者主動採取合理方式是不可能實現我們的平等目標的。我們被告知,儘管沒有任何民主黨參議員反對S.386,但Durbin還是迫使其他民主黨參議員找各種藉口擱置我們的法案,以此作爲對我們講出真相的報復措施。雖然我們也不想看到這樣的情況,但放馬過來吧。我們已經爲可能到來的任何結果做好了準備,即使這意味着Durbin會想辦法確保我們永遠也不會被平等對待。選民賦予了Durbin參議員的權力,這樣他才能爲支持他的選民爭取利益,但相反的是,Durbin用他的權力去攻擊沒有傷害過他、也沒有傷害過任何人的印度移民。

 

 

 

△截圖來源於facebook,版權屬於原作者

 

我們準備好了要爲我們的平等而鬥爭,即使這將要耗費一萬年。如果需要我們會再找到其他的說客、其他的律師。其他的國會議員害怕Durbin,但我們不怕。我們將會爲爭取自己的權力和平等繼續戰鬥。

 

真相是這樣的:《公平法案Fairness for High-Skilled Immigrants Act》讓移民制度更加公平、平等。上週四,在與伊朗人、中國人這些的非選民舉行的“選民咖啡會”活動上,Durbin抨擊了《公民法案》,把它稱作“不好的法案”。怎麼平等就不好了呢?以下是移民美籍印裔女性選民的一手資料,她參加了這場“選民咖啡會”活動,這場本來應該是友好熱情的活動實際上卻對印度移民充滿了惡意和敵視。

 

 

 

△截圖來源於facebook,版權屬於原作者

 

截圖中這位印度女性描述“選民咖啡”活動的鏈接在此⬇️

 

感興趣的小夥伴可以複製粘貼到瀏覽器中自行閱讀:https://bit.ly/2ooakHQ

 

Durbin在S.386的立場與Federation for American Immigration Reform完全一致,Federation for American Immigration Reform是已經被美國SPLC法律中心定性爲反移民的仇恨組織。Durbin讓不同的移民羣體相互鬥爭,但不知爲什麼他又希望每個人都將他視爲“親移民人士”。上週四的“選民咖啡會”上,他的發言聽上去像他不願意移民羣體內鬥,但正常活動都被設計成了伊朗、中國移民聯合反對印度移民。這活動中他假裝綠卡是發給國家的,而不是發給個人的。

 

事實上,當前的移民體系對那些申請正在積壓中的超過100萬的申請人是不公平、具有歧視性的,他們的生活質量嚴重堪憂。美國國會裏幾乎每個人都認識到現在的系統是具有歧視性的。Durbin反對S.386的論點與那些反對消除種族隔離、種族歧視的論點沒有什麼不同。

 

 

 

△截圖來源於facebook,版權屬於原作者

 

Durbin的論點與歷史上幾乎所有民權改革都背道而馳。他的論點聽起來像是一位種族隔離主義者的要求,他可能會說:“只要你保證白人永遠有座,我們就會允許有色人種乘坐公交車。”反對廢除種族隔離的人們還會爭辯,“消除種族隔離只會幫助特定的有色人種,這將使其他人等待餐廳座位的時間更長”。這不正是Durbin在反對S.386 / H.R.1044法案的論點嗎?Durbin的論點與提倡針對特定人羣的種族隔離、或系統歧視、或錯誤觀念“隔離但平等”的主張有何不同?

 

Durbin僅僅承認當前制度是“不公平的”是不夠的。他不僅不能接受當前大家都認同的法律定義的公正、平等,而且他認爲不應該分擔稀缺資源的負擔。Durbin以增加綠卡爲由反對《公平法案》,作爲一名代表,僅僅在資源不受限制的情況下才承諾平等和公正,這是不公平的。無論如何資源永遠是稀缺的。平等的必要性是基於對資源不是無限存在的理解。因此,需要一種對可用資源(在本例中爲綠卡)促進平等對待的系統。那才是公平,那才是正義,那才是起源!Durbin要麼贊成平等、要麼反對平等,但不可能同時擁有兩種立場,或者在他需要的時候隨時轉換立場。

 

 

 

△截圖來源於facebook,版權屬於原作者

 

Durbin在國會裏告訴其他人,他想要通過“下毒”的方式殺死S.386。這就是爲什麼他要假裝添加更多綠卡數量的要求,而他明明知道這個要求加不進來、而且會殺死S.386。他想殺死該法案的唯一原因是,它將通過建立一種制度使所有移民不論膚色不論出生國都能在法律上享受同等待遇,從而幫助已經居住在美國的美籍印裔。

 

後代永遠不會原諒那些爲平等而要求贖金的人。在我們社會發展的不同時期,那些阻礙進步的人們總是把他們對無限資源的需求(在本例中是指更多的綠卡)作爲平等和公平的先驅。現在Durbin說除非增加綠卡數量,否則他將不允許取消國別限制以創建一個更加平等的系統。Durbin非常清楚國會不能增加綠卡。因此,從本質上講,Durbin試圖殺死該法案,因爲他想傷害綠卡積壓的印度移民,包括那些與父母一起來到美國,但已經長大超齡、被迫自我驅逐的孩子們。這一些都只因爲Durbin對印度移民有先入爲主的偏見。

 

 

 

△截圖來源於facebook,版權屬於原作者

 

一個有正常思維的人怎麼會爲Durbin的立場辯護呢?不管是否綠卡綠卡數量,現在按國家分配綠卡數量的體質本身就具有歧視性。衆議院已有224名民主黨人和140名共和黨人同意這一原則,證據就是衆議院有365名衆議員投票支持了該法案。現在,所有53位共和黨參議員也都同意這一原則,這就是爲什麼沒有任何共和黨參議員反對此法案。此外,15名民主黨參議員也支持該法案,我們感謝他們在取消國別限制問題上給予的支持和領導。

 

根據Durbin自己的說法和他自己塑造的“十分關心移民權利”的形象,基於平等和公平原則,可以合理期待Durbin是支持S.386/H.R.1044的。說我們對Durbin在該法案上的立場感到震驚和失望真的算是輕描淡寫。如果這項法案沒有通過,那我們需要確保我們的子孫後代都知道Durbin對按時納稅、守法的、綠卡申請積壓着的移民羣體的敵意。

 

 

 

△截圖來源於facebook,版權屬於原作者

 

Durbin上週在”選民咖啡會“上針對印度移民的方式很值得請他出來解釋一下。如果這是對來自任何其他移民羣體的歧視,那麼他們的社區領袖、成員、公民就會大聲抗議。那爲什麼不允許我們叫Durbin出面與我們對質呢?當Durbin辦公室發給其他民主黨參議員辦公室的談話紀要中散佈虛假信息時,我們被要求保持沉默。當我們收到Durbin辦公室職員發來的電子郵件裏,他們表示從來沒聽過這個法案、也不會反對這個法案,我們不能要求他出面解釋嗎?這不是民主運行的方式,我們不會任由別人這樣誹謗我們,讓Durbin用他的權力、資源來攻擊印度移民的憤怒都在哪裏?

 

伊朗和中國的留學生們,他們甚至還沒有申請綠卡,他們在F-1期間已經違反了F-1的規定表現出明顯的移民傾向,他們參加了Durbin的”選民咖啡會“,他們在網上攻擊印度移民、辱罵印度是個“屎洞”,他們公開要求保持“分開但平等”的制度,聲稱印度移民是不平等的。當Durbin的“選民咖啡會”視頻讓所有人看到他是如何攻擊印度移民時,我們其實一直都知道Durbin對印度移民的不屑一顧。

 

 

 

 

△截圖來源於facebook,版權屬於原作者

 

以下列舉幾個相關事實:

 

1

很長一段時間,在幕後談判期間,Durbin攻擊印度移民和我們的家人。儘管他竭力修飾語言,但他讓印度移民的生活更加困難。

 

 

 

2

在《Dream法案》中,Durbin故意不採取任何措施保護合法移民子女超齡的問題,因爲他很清楚這些移民大多數都是因綠卡積壓的印度移民的子女。他親自把印度移民的子女排除在《Dream法案》之外。

 

 

 

3

Durbin和他的辦公室有“印度移民是低級IT工人”的成見,這也是爲什麼國會不應該採取任何措施來幫助印度移民。他不想聽到這樣一個事實:當前的積壓的綠卡申請是由成千上萬的工程師、博士、科研學者、專利持有人、教授組成的,並且有15,000多名印度人正在美國各地提供醫療服務。這些移民有家庭、有孩子,Durbin只是因爲他們出生在印度就要懲罰他們。

 

 

 

△截圖來源於facebook,版權屬於原作者

 

4

Durbin在移民整體改革之外推動《Dream法案》或DACA都沒有問題。移民之聲支持這兩個法案,但當旨在幫助印度移民獲得與世界所有其他移民同等平等待遇的《公平法案》出現時,Durbin以移民整體改革爲由要廢除它。第116屆國會裏根本還沒有移民整體改革的法案出現,因此這是他攻擊印度移民的另一種方式。

 

 

 

5

Durbin聲稱他想給我們更多的綠卡,他深知這完全不能實現,國會可能需要很多年才能就“更多的綠卡”達成協議。這就是爲什麼他只是試圖用這種“要求更多的綠卡”的論點來消滅《公平法案》。

 

 

 

6

早在2011年是支持《公平法案》的,那時候該法案還包括針對愛爾蘭的E-3簽證,現在的S.386不再包括愛爾蘭的E-3簽證,它只會幫助到來自印度的有色人種,於是現在Durbin反對他在2011年共同發起的同一法案。

 

 

 

7

爲了攻擊印度移民及他們的配偶和子女,Durbin在分發給所有其他民主黨參議員辦公室的談話紀要中散佈了虛假信息。他的工作人員是在要求各團體反對這項法案,而這些組織從未聽說過《公平法案》,他們根本與此法案無關。

 

 

 

△截圖來源於facebook,版權屬於原作者

 

事實是這樣的,Durbin對印度移民、對印度移民的家人子女抱有極深的偏見。也許這就是爲什麼他只有兩名印度工作人員,所以他可以宣稱“我怎麼會有偏見,我有兩名印度工作人員哦”。這是國會最古老的把戲。但是我們會記住這一點,我們將告訴我們的子孫,Durbin在參議院任職期間是如何針對印度移民的。當你攻擊印度移民的子女孩家庭時,你不能躲在《Dream法案》後面並聲稱自己是“親移民派”。我們的子孫後代永遠不會原諒你。

 

我們永遠不會忘記!

 

移民之聲

 

 

 

△截圖來源於facebook,版權屬於原作者

 

 

 

 

印度移民搞H.R.1044/S.386已經不是一年兩年了,這次是他們歷史上離成功最近的一次,結果沒想到卻被本應親移民派的民主黨議員暫時攪黃了,再加上白宮表態完全不支持成了壓死他們的最後一根稻草。

 

全篇不斷重複“事實fact”一詞試圖爲他們的純人身攻擊洗白,洋洋灑灑幾千大字總結成一句話就是:Durbin之所以反對S.386是因爲他歧視印度人!

 

 

 

 

現在移民之聲和它的支持者們已經徹底和Durbin撕破臉皮了,但Durbin是什麼人物?民主黨國會二把手,經歷了多少大風大浪不至於爲了一篇攻擊文章就搞死移民之聲;而移民之聲是什麼尿性?你和它站在一邊就把你吹捧上天,如果你反對它就給你創作黑歷史。

 

 

所以在“沒有永遠的敵人、只有永遠的利益”的政治世界中,說不定哪天政客就會改變自己的心意。反對S.386絕對是一場艱鉅的長久戰!

 

 

所以大家還是得該幹嘛幹嘛:

 

該反對還得反對,

該打電話還得打電話,

該發郵件還得發郵件,

該評論Twitter還得評論,

該掃樓拜訪還得掃樓拜訪!

 

 

 

 

上圖是Durbin的各種聯繫方式👆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