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H.R.1044參議院版將在10月之前定分曉?揭祕“取消職業移民綠卡國別限制”提案背後的勢力鬥爭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9月11日 08:57   

  需要美國法律服務撥打 

  800·685·6947

  2019年09月11日 紐約 晴 | 小紐第1915篇原創文章

  -

  本週美國國會議員們將回歸立法會議討論階段,這其中就包括大家最關心的“取消職業移民綠卡國別限制”的提案。自從7月H.R.1044在衆議院被通過後,其參議院版本S.386一直沒有什麼明顯進展。尷尬的是9月又到了美國新舊財年交替的“尷尬”時刻,每年這個時候國會大佬最最緊要的任務是“確保或逼迫政府不關門或者關門”。

  這麼關鍵的時刻還有人在關心職業移民綠卡積壓的問題嗎?

  答案是YES!

  1

  S.386的最新進展

  當前美國對移民事務的焦點大部分集中在美墨邊境移民問題,以及華盛頓國會兩黨持續僵持毫無進展的移民改革方案上,這個局面造成了大量正在職業移民綠卡排期中的合法移民申請人及家庭陷入了等待的“泥沼”。

  經過多年的遊說,美國國會裏的共和黨和民主黨終於一致認爲這是一個問題。兩個月前,兩黨共同支持的《高技能移民公平法案》(Fairness for High-Skilled Immigrants Act),即大家熟知的H.R.1044法案在衆議院以365支持對65反對壓倒性高票通過。

  截圖來源於美國國會網站,版權屬於原作者

  猶他州參議員Mike Lee在參議院引入了類似法案,S.386。Mike Lee參議員認爲“完全不必一口氣吞掉一頭大象”,他建議爲職業移民綠卡積壓問題提供一個單獨的解決途徑,這個法案將獨立於川普政府大力推行的整體移民改革方案。

  但S.386在共和黨內受到了來自肯塔基州參議員Rand Paul的阻擊。就在H.R.1044通過的第二天,Rand Paul在參議院提交了一份S.386的雙胞胎議案——BELIEVE議案(S. 2091)。

  Mike Lee與Rand Paul,版權屬於美聯社

  並不是因爲Rand Paul屬於共和黨保守派陣營,而是他想把EB-3類別中的護士剝離出來、單獨設立綠卡類別。這次阻擊給S.386在參議院順利通過帶來了很多不確定性。

  據國會知情人士透露,目前這兩位參議員還在談判中,但其他參議員已經開始擔憂,即使最後S.386與S.2091能夠談攏合併成一個提案,但最終被呈交到參議院的時間現在看來還是遙遙無期。

  2

  S.386背後的兩股勢力

  亞馬遜、微軟這些美國科技巨頭正在國會積極遊說促使參議員通過Mike Lee的提案,以此來解決當前綠卡問題積壓嚴重的印度軟件工程師和其他高科技崗位僱員。

  除了這樣依賴於大量外籍高科技僱員的“直接受益者”美國高科技公司,在背後積極推動法案通過的還有一個由印度移民創立的非營利性機構,移民之聲(Immigration Voice)。

  移民之聲僱傭了美國非常著名的政府關係事務所Patton Boggs,來實現他們把自己組織的聲音傳達到國會大佬的耳邊。Patton Boggs具有豐富的經驗和人脈,深諳如何與國會議員、國會及白宮官員以及媒體打交道,是華盛頓最有影響力的政府關係事務所之一。

  與這兩股勢力相對的是美國醫院協會和醫療保健人員派遣公司AMN Healthcare,他們之所以反對Mike Lee議員提案的理由和Rand Paul議員的相似。如果S.386通過給印度申請人敞開大門,則會直接造成其他國家申請人的綠卡等待時間,這其中與他們利益最密切相關的是菲律賓,因爲菲律賓是美國醫療系統中護士這一職業的主要輸出國。

  而在反對者的論點中,中國和印度將同樣成爲“職業移民綠卡國別限制取消後的受益者”,直接衝擊了中國、印度之外所有國家申請人的利益。

  3

  印度、中國

  與“幾乎可以忽略不計”的其他國家

  正是因爲有“移民之聲”、Patton Boggs這樣的努力,所以每當我們在美國媒體上看到有關H.R.1044、S.386、職業移民綠卡積壓的報道時,印度移民羣體總是被描述爲當前綠卡積壓的最大受害者,而鮮有任何報道告訴大家如果國別限制一旦取消,印度申請大軍將造成其他國家的申請人排期被無限延長。

  就像是《華爾街日報》本週的文章,

  就選擇了一位等待綠卡超過8年的印度申請人

  Jay Indurkar作爲故事主角:

  印度移民Jay Indurkar的美國僱主在2011年爲他提交了美國職業移民綠卡申請,在提交了各種申請文件、通過了各項背景調查、他位於堪薩斯州的僱主也遞交了工作offer的證明,幾周之後他拿到了這份職業移民I-140的獲批通知書。

  Indurkar在接受記者採訪時描述道:“當我看到我老闆發給我的那封綠卡申請獲批通過的郵件時,我高興地從座位上跳起來,但當我讀到文件的最後一段時我整個世界都崩塌了”。

  他的I-140獲批通知書的最後一段說的是,當前並沒有可用的綠卡名額,也沒有一個預計等待的時間。現在8年時間過去了,這位41歲的產品開發工程師依舊在等待他的綠卡名額。

  Jay Indurkar和女兒,版權屬於華爾街日報

  每年美國國務院爲職業移民綠卡規定了14萬份名額,而常年積壓正在等待綠卡名額的和每年新增的申請數量,已經遠遠超過了每年14萬的配額,再加上每個國家7%的國別限制,導致僅印度一國申請人就有超過66萬人正在等待,整個美國職業移民綠卡“等待大軍”人數大約在百萬左右...

  截圖來源於華爾街日報,版權屬於原作者

  從數據上看,上面這張《華爾街日報》的圖片非常直觀地表現出美國職業移民綠卡各國申請人的等待情況。印度申請的等待人數直超60萬人,中國的等待人數也超過了20萬,其他國家根本無法和印度中國兩國的量級相比較。

  下面這張表格顯示了,目前職業移民五種類別中各有多少份申請正在等待綠卡排期:

  數據來源於移民局,版權屬於NYIS

  這些等待職業移民綠卡排期的外籍員工,大多數都在美國使用H-1B。按規定美國移民局每年發放8.5萬份H-1B,但一旦職業移民綠卡I-140獲批後,等待排期的H-1B可以不受“H-1B最長使用六年”的限制繼續申請延期,於是在過去五年裏美國移民局每年都要爲這部分延期人羣辦理超過20萬份H-1B。

  總體上共和黨一直反對提供綠卡總數,一些共和黨國會議員願意增加職業移民綠卡數量,但這是以削減親屬移民、多樣化綠卡爲前提條件的,而這恰恰是民主黨最不能接受的。

  而現在兩黨都同意取消“任何一個國家都不會獲得超過7%的職業移民綠卡”規則,他們認爲應該讓等待時間最長的人優先獲得綠卡,而不是根據他們的原籍國安排先後次序。

  現在生活在南卡的交通工程師Nadia Morozova來自俄羅斯,她擔心自己將成爲“取消職業移民綠卡國別限制”的受害者之一。Morozova現在有H-1B,按她的計劃僱主將爲她申請職業移民,拿到綠卡後她希望可以申請美國公民。當前大多數俄羅斯申請人可以在18-24個月左右拿到職業移民綠卡,但如果國會取消了國別限制,Morozova擔心自己綠卡的等待時間可能超過十年。

  移民政策研究機構計算過,如果按照H.R.1044的改革方式,新增的職業移民綠卡申請的等待時間將在2.9-13.5年之間...

  小紐之前的文章《參議院版H.R.1044多了個“兄弟”,爲最後過審上雙保險?》

  如果你喜歡小紐或者小紐的文章,別忘了點贊、評論、轉發,並把小紐介紹給更多的小夥伴。

  往

  期

  文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