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媒集體渲染的“美國正在遭遇留學生危機”原來是大學自己搞出來的陰謀論?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9月10日 08:58   

需要美國法律服務撥打 

800·685·6947

2019年09月10日 紐約 小雨 | 小紐第1914篇原創文章

-

新學期美國高校已經開課,

走在校園裏有人感覺身邊的留學生數量變少了嗎?

你是否有同學F-1簽證延誤/被拒現在還被擋在美國之外沒能返校上課的?

就這兩週的時間,美國各大媒體頻頻撰文報道外國留學生因簽證被“刁難”,影響赴美學習、對美國高校造成負面影響的報道。


對於這一指控,美國國務院發言人回應表示:數據顯示2018財年,明明大部分國際學生的簽證申請都通過了啊。學生簽證通過率是74%,訪問學者的簽證通過率是92.5%。

川普:堅持背鍋,從未改變

《紐約時報》撰文表示“在川普政府的一系列政策下,國際學生面臨着前所未有的障礙”,繼續貫徹該媒體一貫以來“不管發生什麼事,反正怪川普就對了”的主張。

 

在這篇文章中,《紐約時報》指出:現在針對國際學生以及國際學者的簽證拒籤以及長時間延遲的情況已經愈演愈烈,而這既損害了美國大學的多樣性以及包容性,又傷害了那些花盡心血打算來美求學的國際學生。

雖然美國國務院用數據進行了反擊,但顯然美國大學對這一解釋並不滿意,他們認爲:越來越高的拒籤率是事實,針對一些高精尖學科的超長簽證審查期也是事實,國務院發佈的學生簽證數量急劇下跌也是事實,一些學生因爲“莫須有”的問題而不能按時入學更是事實… 對於這些事實,不用找其他藉口,也不用編其他理由,最根本的原因就是因爲“川普政府現在實在是管太嚴了!”。

 

在這個問題上,

不僅是美國大學本身這麼想,

大部分的美國媒體也是站在了這個立場上。


針對2017至2018年間,連續第二年下跌的新生入學率,《華爾街日報》認爲這是因爲“外國學生覺得自己並不受美國歡迎”而導致的下跌;而《華盛頓郵報》則更徹底地歸結爲“川普的國家主義理論以及政策,已經降低了外國學生對於美國高等學位的追求”。

此國際學生,非彼國際學生

所以現在,

讓美國各大高校紛紛出來發聲的國際學生問題真的已經這麼嚴峻了嗎?

美國高校的“優秀歷史、開明包容、一流水準”已經被嚴重傷害到了嗎?

而這些問題的鍋,

真的是應該甩到川普頭上去嗎?

專門研究教育政策的期刊EducationNext,似乎對此有不同的答案。

首先,略微殘酷的來說,國際學生大致可以分爲兩類:一類是美國大學寧願倒貼錢也要爭取過來的高級人才,比較常見的是博士等級的學生;另一類是美國大學用來“賺錢”的普通學生,這其中包括了大多數就讀本科和研究院的留學生。

 

長期以來,在針對優秀博士學生這一塊,美國的各類大學以及研究院的招生都非常穩定。不管政策怎麼調整、美國經濟形勢怎麼變化,美國高校都沒有停止過對於這一類國際優秀人才的渴求。

但是對於普通本科生以及研究生,美國大學的招生政策則明顯得跟經濟形式掛鉤:在2001年經濟危機之後,美國的許多私立大學開始給本國學生提供大量的學費折扣,以此來吸引更多的人入學。同時,它們也開始大量的招收國際學生,以彌補這些學費折扣帶來的經濟損失。

而在2008年金融危機之後,美國的許多公立大學也加入到這個“薅國際學生羊毛”的隊伍中來。金融危機之前,大部分公立大學並不怎麼愁錢,雖然本州學生學費確實低廉,但州政府的大額補貼以及外州學生的高額學費,還是讓公立大學過得美滋滋。但是金融危機之後,州政府的補貼是一砍再砍,於是這些公立大學也開始擴招國際學生,爲大學的運營注入新的“國際化現金流”。

2008年金融危機的五年後,美國好幾個主流的州立大學的國際學生數量平均從3%、4%飆升到了15%至20%。

而目前,飽受爭議的“川普政府事情太多,搞得國際學生都不來美國了,嚴重影響了美國大學的狀況”這一指控,其實幾乎只對“爲美國大學經濟收益做出貢獻的現金流留學生”衝擊比較嚴重,優秀的高級研究人才受影響較輕。可以說,美國大學研究院長期以來引以爲傲的“世界一流科研水準”,幾乎並沒有受到此類政策的影響。

國際學生人數仍是新高

圖片來自於EducationNext,版權屬於原作者

從2006年到2016年間,美國大學的國際學生數量上升了60%,而這其中97%的上升都“歸功”於中國、印度、沙特以及越南這四個國家。從數據上來看,2000年以來,國際學生數量曾在2003年至2005年間經歷過大約8%的下降,之後就一路上升至2016年達到頂峯,2016年到現在,上升趨勢略有回落,趨於緩和,但下跌趨勢遠遠沒達到需要擔心的程度。

 

明明現在的國際學生數量仍然處於歷史最高區間之內,

爲什麼媒體又一再渲染“國際學生危機”呢?

EducationNext認爲,主要原因就是美國媒體基本上只以大學的所有國際學生入學總數作爲參考值,但其實在實際分析中,留學生的數量變化到底合不合理,還是需要各方面結合來分析。

首先:美國各大學的國際入學申請數近兩年內下跌7%。這申請數減少的基本上都是研究生申請,博士級別以及高等研究所的申請反而呈現了上升趨勢。既然入學申請減少了,那麼勢必會造成隨之而來的入學人數的減少。

其次:新生入學數量只下跌2%。美國大學平均學時爲四年,而這四年間總有不少學生會休學、退學或者陸續提前畢業,因此在這樣的情況下,一味地用所有留學生的新學年入學率來判斷大學某一年的國際學生狀況,其實是不準確的,還需要參考第一次入學的新國際學生人數。


因此,這兩年內美國大學的國際申請數下跌7%,新生入學率只下跌2%,說明目前來說,整個情況還是比較穩定的。

留學競爭對手國家情況類似

這兩年美國大學遭遇的國際學生人數回落現象,真的是美國獨有的嗎?對於這個問題,EducationNext通過與其他四個主要的“留學熱門國家”—加拿大、英國、新西蘭和澳大利亞的國際學生現狀作出對比,尋求解答。

圖片來自於EducationNext,版權屬於原作者

數據顯示,從2013到2018年,加拿大以及澳大利亞的國際學生數量都在穩步上升,而英國的留學生數量相對來說相當恆定,美國與新西蘭的情況類似:都是上升至2016年,之後輕微回落。對於這一狀況,較好的解釋是:相對於英國長期以來的限制留學生就業機會的政策以及新西蘭近期的限制私立大學招國際學生政策相比,加拿大跟澳大利亞目前的政策對於國際學生相對來說更友好。


但是,這並不能充分地證明美國目前的留學生回落就完全是政府政策導致的結果, 這隻能表明美國目前的留學生趨勢與其他有着嚴苛政府政策的國家相類似。

圖片來自於EducationNext,版權屬於原作者

但其實除了川普之外,還有一個更“顯而易見”的勸退原因是大學本身不願提及卻又無法否認的:世界第一的高昂學費。美國公立學校的平均學費都高於其他主流英語國家的平均學費,更不用說美國私立大學那令人“聞風喪膽”的學費水平了。

面對着是其他國家快兩倍的美國私立大學學費,國際學生選擇去其他目的地留學似乎也並不是那麼不可理解。但對此,美國的大學們似乎並不願意認同這個觀點。


出於私心也好,真的這麼認爲也罷,在2018年的國際教育機構年度報告中,83%的大學都還是堅持“目前的簽證延遲以及拒籤是國際學生下降的主要因素”。

 

由於數據不夠以及難以量化等原因,我們將永遠無法得知究竟什麼才是導致了這兩年美國國際學生數量回落的真正原因。但不管如何,中國或者印度等國家無法永遠無休無止地爲美國輸送生源,美國的高校也始終要考慮本國學生的利益,無法無休無止地接收國際學生。也許,這兩年的國際學生回落情況可以讓目前“過度依賴國際學生來賺錢”的美國大學好好想一想其他的盈利出路。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