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CFA協會因H-1B被挑事,他們這記狠招會影響全球CFA考生嗎?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3月13日 08:49   

近日,美國司法部逼着CFA Institute(特許金融分析師協會,簡稱CFA協會)繳納了32.1萬美金罰款,沒錯,就是那個主辦CFA考試和授予CFA特許狀頭銜的專業機構。

截圖來源於美國司法部官網,版權屬於原作者

美國司法部認定CFA協會在2016年11月至2018年1月期間,就CFA考試的評分員這一崗位,故意僱傭外籍員工,並使用雙標對美國本土員工造成不公正待遇。

爲了應對美國司法部的無端刁難,CFA協會也不甘示弱,表示交完這一輪罰款會將評分員崗位全部變成無酬勞義務工種,這回即使所有崗位都騰出來讓美國人幹,沒了酬勞之後美國人還能笑得出來嗎?

 

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

-

美國司法部:

你這是侵害美國本土員工的權利,違反移民與國籍法(INA)

CFA協會:

我這是爲了保障員工多樣性,並沒有偏好僱傭外籍員工

這一樁索賠案的中心圍繞點在於CFA協會是否給H-1B或其他工作簽證持有人“開後門”,將應聘者的國籍作爲評分員(graders)這一崗位的招募標準。在美國司法部眼中,CFA協會特地預留出上百個工作名額給持有工作簽證的外籍員工,對於美國本土員工來說,即是一種不公正對待。


在美國司法部看來,擁有工作簽證彷彿就是應聘者的自帶屬性,偏好僱傭這類“特殊人羣”,就等於偏好僱傭男性員工多過女性員工,美國本土員工被區別對待了,美國司法部當然一言不合就掀桌。

CFA協會會長兼首席執行官Paul Smith卻解釋,CFA作爲當今世界金融投資與管理界的一種國際認證,考生也來自全世界各地,CFA協會選擇僱傭來自不同國家的評分員又何嘗不可?

“我們認爲,對於一些主觀性問題的回答,選擇擁有不同背景的評分員對於全世界各地的考生來說,更能以示公正。”

——Paul Smith

CFA協會之所以會低頭妥協的原因並不是認定自己有任何違規操作,而是無心與美國司法部展開長久無意義的拉鋸戰。而且,之後評分員這一崗位將採取無償的志願者工作形式,“連坐制度”將導致這一崗位的其他400多名美國本土評分員也得跟着無償工作。

截圖來源於CFA協會官網,版權屬於原作者

在CFA協會無償工作,你願意嗎?

-

這個評分員到底是個什麼崗位?

參與每年CFA Level III的主觀題閱卷工作

均爲CFA特許資格認證持有人

截圖來源於CFA協會官網,版權屬於原作者

Level III的閱卷工作一般長達兩週,每年會在位於美國弗吉尼亞州中部夏洛茨維爾(Charlottesville)的CFA協會總部進行。大多數評分員都在金融行業工作,能力壓羣雄成爲CFA評分員的無疑都是精英中的精英。

曾經擔任CFA評分員28年的Robert Hardaway在去年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每年飛往CFA協會總部閱卷時,就好比是金融業界大牛們的一大盛事,不光能和老友們相聚,還能瞭解金融界的最新動向和發展趨勢。


自2010年成功當上評分員的Joe Biernat也表示,雖然每天閱完200至250份考卷下來早已眼花繚亂,但是CFA協會都會支付不菲的酬勞。

而且,美國弗吉尼亞大學(The University of Virginia)針對該協會的一份調查報告指出,CFA協會每年在場地租賃、酒店住宿以及膳食開銷的花費大約爲200萬美金,是夏洛茨維爾地區GDP貢獻的金主之一。

由此可見,CFA協會對於從世界各地趕來閱卷的評分員“照顧有加”,難怪許多CFA持有人將擔任 Level III評分員視作榮譽象徵。只是現在CFA協會會長Paul Smith明確表示評分員工作將改爲無償工作,不知道原本爭相搶奪的崗位是否還能依舊吃香?


畢竟評分員必須在高壓的環境下完成閱卷指標,福利再好沒有酬勞,想必早已“功成名就”的業界大佬們還得三思而後行。

僱傭文化背景不同的評分員到底有無道理?

根據CFA協會會長兼首席執行官Paul Smith的說辭,CFA協會每年會僱傭150名外籍員工,使得評分員的背景能夠多元化,畢竟每年參加CFA職業資格考試的考生並非都來自美國境內。

根據CFA協會去年6月報考人數的官方數據,亞太地區以120,436名考生數量位居報考人數之首,佔總人數的53%,在中國大陸地區參加考試的考生超過30%;美洲的考生數量爲63,368人,佔總人數的28%;歐洲、中東和非洲的考生數量爲43,227人,佔總數的19 %。


就此,CFA協會認爲母語爲英語的考生比重並不大,大部分考生都來自世界各地,因此評分員的國籍也不應該受到侷限。此外,答案本來就因人而異的主觀題更需要多元的思維邏輯和思考方式來解讀。CFA是職業資格水平考試而非語言考試,從考生的角度出發,對於評分員多樣性和多元化的需求確實也不無道理。

但是美國司法部認爲,CFA協會將這些評分員的崗位特地預留給外籍員工的做法確實也有待商榷,畢竟美國本土員工平白無故少了150個應徵名額。


CFA協會希望評分員這一崗位保持多元化自然有其用意,但是仍然理應採取統一的招募標準避免再生是非,何必爲了保障所謂的“公平”再被扣上“雙標”的大帽子呢?

-

一旦CFA評分員全部都是美國人、消除了原本評分員來自全世界各地的多樣性,是否會對未來的評分結果造成負面影響?現在我們還不得而知。但司法部此舉的確有“雞蛋裏挑骨頭”的挑事之嫌。

經過這麼一鬧,雖然可能會爲美國本土評分員帶來更多工作名額,但免費從事如此高壓高強的工作,美國人還會對這份工作趨之若鶩嗎?說不定美國司法部此舉真的是“偷雞不成蝕把米”!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